无名甲铁城

83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共计 2263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6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无名甲铁城 资料

无名甲铁城

无名(日语:むめい)是noitaminA企划、WIT STUDIO制作的动画《甲铁城的卡巴内利》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基本资料

本名 穂積(ほづみ)

别号 無名(むめい)

发色 黑发

瞳色 红瞳

年龄 12岁

生日 10月20日

声优 千本木彩花

萌点 萝莉、短发、丝带、战士、不可思议系、和服、裸足、睡神、双马尾、齐刘海、铃铛、靴子、绷带、领结、呆毛、傲娇、露腋、露背

亲属或相关人

生驹、美马

简介

乘着甲铁城现身的神秘少女。

受到武士们的特别对待,可以免除义务性的卡巴内检阅。

自称“无名”一名是由自己的兄长美马所起。

原本的名字是“穗积”。(第7话)

在将死之时被美马所救,并成为他的手下。(第6、8话)

“你不需要用来称呼的名字。从今天开始你就自称为‘无名’吧”——美马(第8话)

对于言行和价值观与他人不同的生驹表现了兴趣。

有着奇特的言行举止,既有如孩童一般稚气未脱的一面,也有在尸潮当中穿梭杀伐开无双的战士一面。

有和服+双马尾、战斗服+短发两套装束2P色。

天朝和谐版把衣服也和谐(?)成了黑色,真·2P色

同样是12岁,隔壁专注虐狗,这边专注虐尸

是介于“人类”与“卡巴内(尸体)”之间的存在“卡巴内利”。

身体虽是卡巴内,内心却是人类,她就是卡巴内利小无名

不需要食物,但取而代之会渴求人血。(第3话)

被称为专为消灭卡巴内而生的“爪”。(第5话)

与生驹不同,并非是被卡巴内咬后才变异成卡巴内利,而是被美马人工改造的。(第8话)

脖子上的丝带有限制器的作用,解下后在一定时间内(100秒左右)可以发挥出超常的战斗力,但超过时间限制后就不得不去休息(自称这是“诅咒”)。

即使不解下丝带,战斗力也依然在普通人之上。

若消耗过大的话,可能有尸化的危险。(第6话)

对不信任、不理解自己的人们采取傲慢的态度。

七夕节的愿望是吃米饭吃到饱。生驹认为无名的母亲是为了许愿无名可以吃米饭吃到饱而取下“穗积”之名,所以无名的七夕愿望如此。

被誉为武林神话,成名技“万剑归宗”

曾经参与过刺杀秦王

 

经历

年幼时曾被人怀疑是卡巴内,她的母亲在此时为了保护她而被杀死,她则在危急时刻被美马所救,在美马的指使下亲手杀死袭击自己之人,并在此时被美马赋予了“无名”这个名字。随后被美马改造为卡巴内利,成为他的部下。

来到显金驿不久后遭遇卡巴内入侵,为了打开通往甲铁城的道路而独自一人冲入尸群大杀四方,之后与民众一同进入甲铁城逃离显金驿。

救了因被发现是卡巴内而遭武士们赶下车的生驹,并在来栖等人面前明言自己与生驹二人是“卡巴内利”的事实。

对众人承诺自己二人会守在最后一节车厢,期间对生驹说希望他成为自己的盾,并以此为由对他进行训练以训练为名的殴打。

由于开口向人索取血液,之后毫不迟疑地击杀了卡巴内化的信乃,以及随之而来的卡巴内袭击,她更加遭到人们的怀疑,和生驹一起被关在了最后一节车厢,甚至险些遭到抛弃。

在拥有战斗技巧的卡巴内——瓦萨托利来袭时,和生驹一起解决了车顶上的尸群,却在此时到达了极限,在将接下来的战斗交给生驹后陷入了睡眠状态。

甲铁城到达八代驿后,无名被兄长的旧部下榎久指出自己在和民众相处的过程中变弱了,并被警告自己可能会遭到抛弃。

为此感到焦躁的无名无视生驹提出的作战方案,独自一人挑战锅炉室的尸群,在面对大量卡巴内的状况下败北,被埋在巨石之下;由此体认到自己的“弱小”,之后由于消耗过大而险些尸化,在喝下生驹准备的血液后好转。

在生驹解决掉袭来的卡巴内后,被甲铁城众人救出,并在甲铁城上和众人一同迎击黑烟。在黑烟的心脏部位被炮轰而暴露出来后,击杀了处在心脏部位的卡巴内,成功将黑烟击破。

到达倭文驿后,对生驹言及自己过去的事。

在美马登上甲铁城后,奉美马之命前去向菖蒲索取甲铁城的主钥匙,并以剑拔弩张的态度逼问菖蒲,在情势变得僵化之时被侑那用锅炉房的钥匙骗过。之后由于生驹对美马的敌视,而和生驹产生矛盾。

到达磐户驿后,为了将克城放入驿内而奉美马之命打开驿门,却因此导致卡巴内的大举入侵。在目睹了驿内的地狱风景以及听了美马的倒幕宣言后,才知道美马以前对自己所说的尽是谎言。

因为不愿对甲铁城众人出手而开始反抗美马,却被美马用药物控制住身心,并在美马的指示下刺中生驹使其坠落到水中,但当时仍然保有自我意识的无名故意没有刺中生驹的要害。捡到了生驹掉落的石头。

在美马入侵金刚郭时被改造为人造黑烟(鵺)。在生驹与美马战斗时,手中的石头掉落使生驹觉醒击败美马,之后被生驹注射了白血浆而恢复原状。

在美马打算继续挑战生驹时一剑刺穿了美马的身体,并在最后取回了自己真正的名字“穗积”。

剧场版《海门决战》

为了夺回被卡巴内所占领的海门城而与伙伴们共同战斗。

在鳅的帮助下学会了针织,将自己保管的曾让生驹觉醒的石头织入手套中,试图送给生驹并告白,却由于生驹遭遇误解几次狂化而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被狂化的生驹推倒后对生驹流泪(但此时生驹突然正常化)。后生驹受玄路军领导人玄路命令被囚禁于精炼厂内三天。

在生驹被囚时海门城突然遭遇袭来的大规模卡巴内攻击。于后方第六区内找到了堵塞卡巴内的隐秘隧道,只身潜入隧道内与大量卡巴内战斗,不慎落入陷阱中。在险些不敌大块头卡巴内的情况下被突破囚禁的生驹所救。

与生驹、巢刈共同来到原海门城主景之所在的天守阁内,在看到景之女儿深雪因被杀死后卡巴内化而形成的黑烟后回想起自己曾黑烟化的经历。同景之进行了最终对决,在杀死景之后晕倒,并被生驹抱走。

在海门战结束后将信物交给生驹。

其他

玩得一手好剑玉。

身边带着一本叫做《军子兵法》的书。

经常在无名的回忆中出现的“蝴蝶”,是“带走生命”的象征。(第11话)

 
正文完
 
随机文章
2!

2!

美好的站长生活从这里开始!
2!

2!

美好的站长生活从这里开始!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