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托里奥

82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共计 7088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18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维托里奥 资料

维托里奥

维内托是幻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手机游戏《战舰少女》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其原型本体是意大利海军维托里奥·维内托级[1]战列舰一号舰维托里奥·维内托号(Vittorio Veneto)。

基本资料

本名 维托里奥·维内托

别号 VV、大姐头

发色 白发

瞳色 红瞳

生日 7月25日

声优 茅野爱衣

萌点 认真、大姐头、合法萝莉、只有一米三、贫乳、巨乳、品乳、黑丝、黑手党、黑暗料理、意大利炮

出身地区 的里雅斯特湾“C.R.D.A”造船厂

活动范围 地中海

所属团体 意大利皇家海军(RM)

个人状态 退役拆解

原型简介

设计

神之嗑药炮

维内托级的火炮(Cannone da 381/50 Ansaldo Model1934)[2]炮弹初速达到了可怕的850mps!垂直穿深在MK7换弹前有微弱优势,达到了世界第二(换弹后就不行了),在垂直穿深这个指标无疑可怕,以15英寸的口径达到了16英寸的穿深!但初速极高导致弹道极平直,水平穿深不好。另外一个弱点为——火炮寿命短,比其它国家短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初速与寿命的取舍,意大利人选择了初速,造就了一代名舰。

伟大的意大利,伟大的剥被帽设计

提到维内托级的防护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翁贝托·普列塞。其地位足可和费舍尔或藤本喜久雄相比。普列塞创造了剥被帽装甲和普列塞系统,而它们无疑是非常有效的。维内托的装甲为70+280mm的倾斜剥被帽体系,主装甲带甚至能防御16km处自己Model1934的381mm炮弹的穿透[3]。其效果远超法国黎塞留级等新锐舰艇,只有大和型主装比她的剥被帽体系好。但是维内托级唯一缺陷在于水平装甲,动力舱段上部防护对上攻顶的MK6MK7两种火炮不是那么好,但是弹药段却非常坚固。意大利人同样在水平装甲运用了剥被帽思想,一层薄甲板装甲剥去被帽,这时主水平装甲可以挡下它。

洋气的意大利,洋气的普列塞系统

翁贝托·普列塞先生用两层大圆筒的防雷隔舱设计,一层套一层,无论鱼雷在其任何部位爆炸,都能够把爆炸的冲击传递到中间套的大圆筒——外筒内装水和油,而振动传导到内筒,而内筒本身的解体吸收能量,从而挡下冲击 普列塞系统这个大圆筒很多时候被误解,实际上意大利人认为它能防御500KG的TNT级别的爆炸,仅仅由于它装在意大利的老式战舰上效果不佳而导致整个系统被抹黑。[4]

建造

维内托级战列舰(驱逐舰)是意大利建造的战列舰(驱逐舰),属于一战弗朗西斯科·卡拉乔洛级的后续型号,两艘首批建造的为“维托里奥·维内托”号、“利托里奥(Littorio)”号,另有两艘改进型为“罗马(Roma)”号、“帝国(Impero)”号。其中“帝国”号未完工。

维内托于1934年10月28日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湾的“C.R.D.A(Cantieri Riuniti dell Adriatico)”造船厂开工,1937年7月25日下水,1940年4月28日竣工。

维内托全长237.76米,宽32.82米,吃水9.6米,标准排水量为40724吨,满载后为45236吨,远超过了《华盛顿海军条约》35000吨的限制,航速较高,最大航速达到30节(56公里/小时)(另据部分说法,该舰试航时海况奇佳,当时速度34节)。

名字来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于1918年10月~11月的维内托平原附近进行的一次决定了意大利战胜奥匈帝国的战役——维托里奥维内托战役(Battle of Vittorio Veneto)。

战争前期

1940年8月31日~9月2日,连同维内托在内的由五艘战列舰,十艘巡洋舰以及三十四艘驱逐舰组成的意大利舰队,进行了阻止英国“帽子”作战(Operation Hats)的行动,但由于意大利缺乏优秀的空中侦察力量,以及英国舰队的侦察机及时发现了来势汹汹的意大利舰队而得以撤离,最终意大利舰队无功而返。

9月6日,意大利舰队再次出发企图找到英国舰队,但是英国舰队早已离开直布罗陀到了南大西洋。

无独有偶,9月29日~10月1日,维内托和其他四艘战列舰、十一艘巡洋舰以及二十三艘驱逐舰前往马耳他,企图对英国舰队发动攻击,虽然意大利皇家空军最后终于找到了英国舰队,但是还是让英国舰队跑掉了。

10月10日夜晚,英国皇家海军空袭塔兰托港口,发动了战争史上第一次航母对港口的突袭。由于缺乏雷达,意大利海军猝不及防,被英国皇家海军的“光辉(HMS Illustrious R87)”号航空母舰的21架“剑鱼”式鱼雷轰炸机进行了两波的攻击,虽然意大利军靠着21门90mm高射炮、一些37mm和20mm的防空机炮以及27个防空飞艇进行了顽强抵抗,但还是在20时35分的第一波空袭以及大约1小时后的第二波空袭中损失惨重,一艘战列舰被击沉,两艘严重受损,利托里奥也中了雷,使她一直维修到了1941年3月,仅维内托在空袭中无伤,在意大利海军剩下的三艘战列舰中,“安德烈亚·多利亚(Andrea Doria)”号刚完成现代化改造,还不能立刻形成战力,“朱利奥·凯撒(Giulio Cesare)”号又过于老旧,这使得之后一段时间内意大利海军只有维内托一艘能用的战列舰。

第二天早上,维内托临危受命,前往了那不勒斯的意大利舰队,在意大利海军上将伊尼戈·康皮翁尼(Inigo Campioni)的命令下成为了意大利皇家海军舰队的旗舰。

斯帕蒂文托角战役

11月25日午前,一架意大利民航机发现了从一支向东驶往马耳他的英国护航队。次日,意海军又发现一队英国军舰从亚历山大出发,向西航行,以期在运输队接近马耳他时,增加护航兵力。意海军总部认为英国海军将进行一次重要的海上活动。10月27日,伊尼戈·康皮翁尼上将以“维内托”号为旗舰,率领“朱利奥·凯撒”号,以及六艘巡洋舰和十四艘驱逐舰从那不勒斯拔锚启航,意图是在撒丁岛南端的特乌拉达角附近海域拦截英国舰队。于是,斯帕蒂文托角战役爆发。

英国方面,英国西护航队(B编队)以“皇家方舟(HMS Ark Royal)”号航母和“声望(HMS Renown)”号战列巡洋舰为主力,由2艘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护航,由詹姆斯·萨默维尔上将(Sir James Somerville)指挥。从亚历山大开来的为D编队,以旧式战列舰“拉米拉斯(HMS Ramillies)”号为主力,另有3艘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

27日上午9时56分,一架英国侦察机发现了意舰队。萨默维尔将军获知敌情后,决定提高编队航速,以求尽快与D编队会合。因为虽然意大利舰队的火力超过任一英国舰队,但若己方两支舰队合兵一处,将形成对意舰队的压倒优势。45分钟后,一架意大利侦察机也发现了英军B编队,康皮翁尼将军立即命令舰队向英军接近,企图在英军东西两支舰队尚未会合之时,予以各个击破。但是不久,意舰队就陆续收到了一些不准确的情报,康皮翁尼将军虽然无法准确的判断海上的形势,但是他已经强烈的感觉到英国舰队实力肯定处于优势地位。为了保留实力,康皮翁尼将军在午前时分作出决定,取消行动,并立即向那不勒斯返航。在意舰队向那不勒斯返航不久,位于主队南侧的意第3巡洋舰分队于12时15分发现了英巡洋舰群。随后双方在23000米的距离上进行了炮战。意大利重巡洋舰表现出色,12时22分的第一次齐射就命中了英军“贝里克郡(HMS Berwick)”号巡洋舰。13点整,维内托赶来支援,用她的381mm主炮在29000米的超远距离上向英国巡洋舰猛烈开火。

斯帕蒂文托角战役中正在开火的维内托

与此同时,英国舰队的“皇家方舟”号派出的鱼雷机群也飞临意舰队上空,5架攻击了重巡洋舰“阜姆(Fiume)”号,6架则袭击了维内托。意舰马上进行了熟练了防鱼雷机动,英机投射的鱼雷无一命中,但却进一步加深了康皮翁尼将军对空中威胁的忧虑。因此维内托在发射了第9次齐射后不得不转舵后撤,意巡洋舰失去了战列舰的支援后,亦撤出战斗,13时10分,双方停止射击。意舰队释放烟幕后高速向纳不勒斯返航,仅有“枪骑兵(Lanciere)”号驱逐舰遭到重创丧失机动能力,后来被拖往意海军在撒丁岛的基地。

2月14日,英陆基轰炸机突击了那不勒斯港,意主力舰队为躲避空袭,只得再次向撒丁岛基地转移。但是不久,维内托就于20日返回了那不勒斯。因为意海军参谋部认为,如果舰队部署在撒丁岛,英国海军就会不受任何干扰的从亚历山大向马耳他增援。意舰队必须冒险停留在能够威胁到英舰队的地方。

但是不久,意大利就为他们的威慑部署付出了代价。英军在1942年1月8日的夜间空袭中炸伤了改建中的“恺撒”号。第2天,维内托保护恺撒驶往至拉斯佩齐亚港修理。这下,意海军就只有一艘“维内托”号还在现役了。经过几个月的等待,情况似乎好转,意海军总部于3月中旬获知德国空军第10航空军击沉了2艘英国战列舰。这样,根据情报英国地中海舰队就只剩下1艘“勇士(HMS Valiant)”号战列舰了,而“光辉”号航母已经于1月份去美国修理。意大利海军的多艘战列舰虽然仍未回复现役,但仍然有实力和英国地中海舰队一战。

马塔潘角海战

3月26日夜,意海军参战兵力在安杰洛·伊亚金诺上将(Angelo Jachino)指挥下,组成4个战术群出海拦截从亚历山大开往马耳他的英国护航队。第一舰队以“维内托”号为旗舰,有4艘驱逐舰护航,从那不勒斯出发,另有其他三个舰队共六艘重巡洋舰、两艘轻巡洋舰以及九艘驱逐舰从各个港口发航。各舰群于3月27日在墨西拿西部海域会合后,向东航行计划突入爱琴海,试图对英国舰队进行突然袭击,但是在27日中午12时20分,一架英国“桑德兰(Sunderland)”侦察机就发现了意军编队,意海军一直想进行的突然袭击彻底的失败了。

一向严谨高效的德国人这回是坑死了天真的意大利朋友,他们所谓击沉2艘战列舰完全是子虚乌有的谎报军情。英军参战兵力的主力A编队包括3艘战列舰,即“厌战(HMS Warspite)”号、“巴勒姆(HMS Barham)”号和“勇士(HMS Valiant)”号,和新编入舰队的 “可畏(HMS Formidable)”号航空母舰及4艘驱逐舰。B编队由4艘轻巡洋舰“猎户座(HMS Orion)”号、“阿贾克斯(HMS Ajax)”号、“佩思(HMS Perth)”号和“格罗斯特(HMS Gloucester)”号以及4艘驱逐舰组成,C编队内有5艘驱逐舰。其中,A、C编队从亚历山大启航,B编队从希腊比雷埃福斯港出发。3个编队的总指挥官是安德鲁·坎宁安(Sir Andrew Cunningham)上将。

意大利舰队面临如此凶悍的对手无路可退,只好硬着头皮进行战斗,维内托在战斗中表现勇猛,在意大利舰队被英军的攻势打的且战且退时,一直被华丽丽无视的维内托突然出现,将猎户座和格罗斯特压着打,一共发射了94发炮弹,还好可畏号上的飞机及时来救援,才使她俩幸免于难。

马塔潘角海战中正在开火的维内托

由于英国舰队占有航空优势,且计划中规定的意-德空中支援却迟迟不见踪影,意大利舰队不可能获得优势,于是伊亚金诺将军只好于28日11时30分命令舰队左舵回航,放弃作战任务。

就在意大利舰队撤退时,英国航母开始对意大利舰队发动空袭,14时20分和14时50分,从希腊基地出发的英国皇家空军的 “布伦汉姆(Blenheim)”轰炸机对维内托进行了两次水平轰炸。虽然一些炸弹落到距军舰很近的地方,但没有造成任何损伤。15时19分,3架“大青花鱼”式和2架“剑鱼”式鱼雷机在2架“管鼻燕”式战斗机的护航下,气势汹汹地向维内托扑来。维内托则紧急右转180度规避,但是2架英军战斗机一反常态向意舰俯冲扫射,严重干扰了意舰机关炮手的射击。英鱼雷机趁机从舰首方向向维内托接近,带队的“大青花鱼”密集的高炮火力击中,在舰首右舷约1000米处坠海(后来驾驶员靠着飞机残骸挺了一天,被英国的一架水上飞机救回)。意舰员见状高声欢呼,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它携带的那条鱼雷在击落就已经投射下去了,1条鱼雷命中了维内托左舷外侧主轴支架51号肋位处,深度大约水下6.1米,船身大量进水。虽然在接下来的空袭中维内托又遭到了多次攻击,但是顽强的维内托硬生生的靠着损管和毅力将航速从10节恢复到了19节,最后回到了塔兰托。

正在从战场撤退的维内托

这次战斗使意大利舰队损失惨重,意海军这次作战,本来希望一举削弱英国地中海舰队,结果反而被重创1艘战列舰、被击沉3艘重巡洋舰,损失3041人。而英国舰队返航时不仅没有搭救落水意舰员,反而用明码向意海军参谋部通报战斗情况,要求他们自己前来救援。

维内托的维修工程一直持续了4个月,1941年8月,“维内托”号重新恢复现役。

之后的维内托

8月23日,“维内托”和“利托里奥”号率4艘巡洋舰出击,迎战从直布罗陀开来的“纳尔逊”号和“皇家方舟”号。英舰队在侦察机发现意舰队后主动返航,意舰队遂返回塔兰托。

1941年9月24日,9艘英国高速运输舰离开直布罗陀,向马耳他运送物资。26日,意侦察机发现了英国运输队,意海军总部获知情况后,认为英军护航兵力为“纳尔逊(HMS Nelson)”号、“声望”号和“皇家方舟”号,己方现有兵力可以一战。于是,伊亚金诺上将于当日晚率舰队从那不勒斯出航,驶往撒丁岛东南海域待机,兵力包括“维内托”和“利托里奥”号战列舰,“特伦托(Trento)”号、“的里雅斯特(Trieste)”号和“戈里齐亚(Gorizia)”号重巡洋舰,以及2艘轻巡洋舰和14艘驱逐舰。而英国舰队的实力比意海军估计的要强大许多,其主力包括3艘战列舰,即“纳尔逊”号、“罗德尼(HMS Rodney)”和“威尔士亲王(HMS Prince of Wales)”号和“皇家方舟”号航母。由于意大利空中侦察力量薄弱,以及海面能见度极差,结果直到28日14时,意舰队也没能与目标接触,只好返航,浪费了大量燃料。不过这次英舰队处于明显优势,如果双方真的遭遇,意大利舰队恐怕是凶多吉少。

1941年12月初,在北非的轴心国军队已经难以抵挡英军的反击,意大利海军急需将兵员补给运输至利比亚。12月13日,意军组织了一支庞大的运输队出海,其中“维内托”和“利托里奥”号编入远程护航支援队。但是英国地中海舰队在海上活动的情报却让神经质的意海军参谋部担心不已,再加上已有2艘货船遭英潜艇击沉。意海军最终决定放弃行动,编队各自返航。14日清晨维内托行至墨西拿海峡的爱米角附近海域时,遭到英国“催促(HMS Urge)”号潜艇的伏击。英潜艇用艇艏鱼雷管向其发射3条鱼雷,其中1条命中左舷3号炮塔正下方,炸出了一个约13米长的破洞。普列赛系统发挥了效能,吸收了绝大部分爆炸威力,内层支撑隔板结构完整,没有丧失动力。但是大量的进水却是不可避免的,破洞处的3个主隔舱内进水合计约2032吨。军舰马上左倾3.5度,舰尾吃水增加了2.2米。维内托立即进行了反对舷注水,前炮塔处右舷舱室注水将左倾减少了1度。最后,维内托依靠自身动力返回塔兰托,但遭受了严重的人员伤亡。直到1942年春天,维内托才修复。

1942年6月14日14时30分,“维内托”和“利托里奥”号结伴从塔兰托港出航,准备拦截从亚历山大开往马耳他的英国运输队。18时30分,英国地中海舰队决定放弃护航作战,全部船只撤回基地。意舰队随即返回基地。这次行动是“维内托”和“利托里奥”号执行的最后一次出击任务,意大利海军面临的燃油危机越来越让人喘不过气来。1942年11月12日,“维内托”和“利托里奥”号一道转移到那不勒斯,后来又于12月6日和“罗马”号驶往拉斯佩齐亚。到1942年底,还能出动的意大利战列舰仅有“维内托”三姐妹了,改装的老战列舰因为缺油瘫在港里。不过,“维内托”三姐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她们当成了防空平台,用来保卫重要的港口基地。3艘战列舰都获得了152毫米和381毫米时间引信榴弹,可以在远距离上射击敌大编队机群。

颠沛流离的最后旅程

1943年4月19日,拉斯佩齐亚遭受猛烈空袭,维内托侥幸未被击中。但是在6月5日的空袭中,她还是被B-17投掷的908公斤重型穿甲弹击中了,受到了严重损伤。

由于拉斯佩齐亚实在太危险,维内托开往热那亚进行维修。军舰修好后,维内托回到拉斯佩齐亚并一直在那呆到意大利退出战争。1943年9月9日凌晨3时,维内托离开拉斯佩齐亚开往撒丁岛,意大利人希望在那里保留他们的国王和政府。但是德国人的入侵打破了意大利的美梦,意主力舰队离开撒丁岛向马耳他撤退,9月11日,维内托平安抵达目的地。

9月14日,维内托启航开往亚历山大港,于17日达到。一个月后,她沿苏伊士运河开进大苦湖。二战结束后,巴黎和会将“维内托”号作为意大利的战争赔偿赔给英国,但英国政府却允许意大利自行将其拆毁。

直到1946年2月6日维内托返回意大利前,她一直呆在大苦湖。2月9日,维内托返回了阔别已久的意大利祖国,开进西西里岛的奥古斯特港。1947年10月14日,维内托驶抵拉斯佩齐亚,于1948年1月3日正式退出现役。而军舰的解体拆卸工作实际上从1948年元旦就开始了,这可能是维内托和她的船员们渡过的最伤心的新年了。

1948-1950年间,“维内托”号在拉斯佩齐亚解体。

“维内托”号是二战期间最活跃的意大利主力舰,她一共参加了56次作战任务,其中11次战斗出航,12次更换基地,并且进行了33次训练出航。“维内托”号的航海总里程为17970海里,耗时1056小时,燃油共计消耗20288吨,因维修或其他原因不在现役时间累计199天。是当之无愧的意大利皇家海军的主将与灵魂。

战后

 

战后,她转世成为一艘载机巡洋舰,服役之初成为当时欧洲地区最大的水面战斗舰之一。

正文完
 
随机文章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