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166

78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共计 2529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7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scp 166 资料

scp 166

SCP-166是SCP基金会(Special Containment Procedures Foundation)中记录的神秘生物。

记载166的人类真是丧心病狂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Dr.Clef,SCP-166的重写者

事实上由未知作者写的最初版本是SCP-166能直接控制任何她认为合适的男性,无原因地拒绝穿衣服,现在的版本已经够好了

原文

项目编号:SCP-16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66被收容于Site-19的生物收容区C,该区域已经过改造,包括一个密闭的前厅及一台工业级空气净化器。当处于SCP-166的收容区域内时,收容人员必须随时穿着特殊设计的166生物危害防护服。

由于SCP-166的独特生理需求,已提供各式宽松的有机棉服装,供每月循环使用。所有食物均需按提供的指导烹饪,并尽可能少地使用无机添加剂。

获得个人用品及改进收容套间的合理请求可在4级或更高级别人员同意后批准。更新:SCP-166的所有请求必须由站点主管Light亲自批准。目前为止,SCP-166已请求:

一本圣经(Douay-Rheims版,Challoner订本)(被批准)。

一条天主教玫瑰念珠(被批准)。

拜访一位天主教神父以进行忏悔、弥撒以及其它的圣礼。(被拒绝)(Davis牧师已被安排在每两周的星期天与SCP-166会面,会面前需彻底清除污染)

各种书刊杂志,大部分是宗教性的(批准,需对内容进行审核)。

一台电话,用来联系爱尔兰戈尔韦郡仁慈圣母女修道院的院长(被拒绝) (被批准)(在站点主管的命令下驳回,被拒绝)

描述:SCP-166是一名处于青少年晚期的欧裔女性人类,具有蹄类动物特征;拥有鹿角、蹄和短尾,令人联想起Rangifer tarandus(普通驯鹿)。但除了这些明显的异常之外,DNA分析并未发现异常的遗传特征。

在SCP-166周围半径15米范围内,人造物品逐渐恢复到未加工状态。较复杂的物品,如电子产品或车辆会更快受到影响,因为金属元件的降解会在几小时内造成毁灭性的结构故障。用基础材料制成的物品,如石头建筑或有机材料产品,其衰变速度几乎无法察觉。在相同的半径范围内,植物将开始发芽,通常在不太可能的地方生长,如无安全摄像头或ID扫描仪处。

SCP-166对人工材料及污染物可能异常性地敏感,吸入或接触可引起急性哮喘发作和压疮等症状。一个案例中,与吸烟者的身体接触导致SCP-166经历了严重的哮喘发作,尽管当时那位博士已经三周没有吸烟。

发现:SCP-166被发现于爱尔兰戈尔韦郡的慈悲圣母修道院,它自婴儿期开始就生活在那里。SCP-166被一名叛变的全球超自然联盟特工确认为威胁实体9927-Black(“女神”),或称SCP-████的孩子,它在臭名昭著的康沃尔事件中被一支GOC攻击小队处决。

特工拒绝处决SCP-166,而将其偷偷带到爱尔兰戈尔韦郡的一个天主教修道院。它12岁前一直住在那里,直到一位修道院的访客偶然目击了SCP-166,并向有关部门报告此事。这位特工随即联系基金会,同意分享GOC的情报,以换取SCP-166的安全和收容。

进一步的细节属于机密。

附录166.1:Davis牧师每两周的会面

Davis:早上好,孩子。

SCP-166:早上好,神父。

Davis:照例,我得提醒你,由于我们所处的环境,告解内容不会保密,除非特殊要求。即使如此,如果被认为有必要的话,我们的谈话细节依然会被公开。明白吗?

SCP-166点点头。

Davis:很好。那么,你最近怎么样?

SCP-166:挺好的。有一个员工昨天跟我讲了Benedict的事,那是真的吗?

Davis:啊,是的,那非常不幸,但也可以理解。他就职时已经很老了。知道他为教会尽心尽责,现在他可以休息了。

SCP-166:你知道谁会接替他吗?

Davis:有很多猜测,但任何人都有可能。毕竟有着最近所有这些……争端,现在是一段困难时期。他们可能想要一个新面孔来代表教会,或者他们会选择一个已经奉献多年的人。谁知道呢,他们甚至可能会挑出一个工人。这肯定会给人们带来一些谈资。

SCP-166:我猜也是。

SCP-166和Davis陷入沉默。

Davis:我感觉你还有问题想问,孩子。

SCP-166:对不起。

Davis:没必要道歉。不管怎么说,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你要问什么?

SCP-166:我只是,只是想问你些事,我想可能有点私人。我只是想知道,你和你的父母关系好吗?

Davis:对于我的母亲,是的。在她去世前,我每个月去养老院看望她一次,她生日和假期的时候也去。我告诉她,我是一个随军牧师,我想这还比较接近事实。

SCP-166:那你的父亲呢?

Davis: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他是一个好人,一个紧握三样事物不放的士兵:上帝、国家和家庭。不幸的是,他非常严苛地坚持这些信仰,这导致了一些……激烈的讨论。我依然爱他,但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Davis叹了口气。

Davis:那你的父母呢?我知道你生活在修道院里,但在那之前呢?

SCP-166:我从没有真正了解过他们,在我被遗弃时我还是个婴儿。我是说,如果他们把我放在那儿的话,他们一定认识那些修女,但我不记得了。我只是零星知道一些。他们说了一些有关我母亲的事,但接着就意识到他们谈论我时应该注意点。我想他们说她是一个女神?很明显那不可能是真的,她不可能是某种灵体,一定是什么东西,如果我最终长成这样的话。

SCP-166指向她自己。

SCP-166:我记得偷听过院长的谈话,她正在对另一个修女说,她做错事了,是一件有关被其他人阻止的仪式的事。他们说她死了。

Davis:很抱歉听到你母亲去世的事。

SCP-166:不像我知道她那样。

Davis:那你的父亲呢?

SCP-166犹豫了。

SCP-166:我不知道。他一定是把我遗弃在修道院的那个人,但为什么是在那儿呢?为什么他不带着我和他一起?

Davis:我相信他有自己的原因。

SCP-166:或许吧。你知道,他们从来没谈论过他。一次也没有。我肯定已经问过院长有一千遍了,但她甚至从没有提起过一点点有关他的事。

SCP-166停顿了一下。

SCP-166:如果我的母亲这么可怕……那么我的父亲做了什么呢?

 

 

 
正文完
 
随机文章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