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笑川是谁 什么梗

89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共计 1861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5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孙笑川是谁 什么梗

孙笑川是谁 什么梗

孙笑川(孫 笑川/そん しょうせん),别名我孙子咲川(我孫子 咲川/あびこ わらかわ),昵称“mata川”,日本四川省成都市新津县人。为前斗鱼《英雄联盟》主播。

本名 孙笑川

别名 我孫子 咲川あびこ わらかわ

带带大师兄、孙哥、孙狗、带明星、带师兄、带老鼠、孙哮喘、司马脸、笑川天皇

英语(标准):Sun Xiaochuan

英语(魏妥玛):Sun Hsiao-Chuan

昵称 mata川

籍贯 带日本弟国新澙县新澙市秋叶区[1]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新津县

出生 1990年5月12日

职业 日本天皇

潮牌教父

新津暴徒

游戏主播

微博网红

活跃年代 现今

相关人士 抽象工作室:李老八(李赣)

弟弟:蔡徐坤、吴亦凡

被安排的人:灌肠者网等

同为尊师的背锅侠:唐泽贵洋

松本智津夫

代表作品

《浮生日记GKD》,抽象圣经

简介

孙笑川原为斗鱼6324“抽象工作室”成员,昵称为mata川,“mata”一词来自2014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三星白(SSW)队的辅助“mata”。

经历

早年

其实孙狗挺惨的,十岁时父亲因为酒驾去世,从此跟随母亲颠沛流离讨生活,十八岁生日碰上汶川大地震,成年后上了一所大专院校,三年后成了一名工地狗,月薪仅三千,后来又背负上房贷我也想月入三千掏首付,日子捉襟见肘,这种现状一直持续到好友李赣把他拉到自己的斗鱼直播间里当直播员。

抽象直播间时期

早期李赣(李老八/李猪头)创立了抽象工作室,孙笑川随后加入了进去,以mata川为名开始了他的主播生涯。而他在直播界的经历也可以从其ID上看出来。

网恋教父丶mata川

孙笑川在抽象工作室初露锋芒时的ID,当时在直播间天天教人如何网恋,秋秋爱的技巧,聊妹子的套路,当时膨胀的他凭借着辅助牛头上了黄金,就给自己冠名——网恋教父丶mata川! “喂(读四声),你好,你好可爱啊。”

不再网恋丶mata川

孙笑川沉迷网恋,有天女网友丁潇潇打电话给孙笑川,说自己到了双流。孙笑川高兴的就像一只猴子,跑到双流机场去接机,结果才发现根本没人还被骗了8000多块钱。被嗨粉戏称为“秋秋爱一夜被骗8000块。”回到工作室后,孙笑川心灰意冷,决定痛改前非,从此改名——不再网恋丶mata川! 孙笑川网恋失败被骗8000这件事还被写入了暴走大事件。获得了今后直播间中经常出现的弹幕-8000。

鸡儿钙化丶mata川

随着抽象工作室的人气越来越高,抽象传媒势在必行,李老板决定给旗下的员工带来一些福利,于是给几个直播员都安排了体检,一是表现是领导的好意,让直播员们直播更卖力,二是看有没有人有传染病,尽快KTV,节省开支。 然而孙笑川却被查出了前列腺钙化,经过工作室全体的分析是因为他大保健做少了,前列腺中的异物没有排除,而带老鼠说过“我孙笑川从来不日没有感情的批”,于是决定每周一打发手冲。热心快肠,助人为乐的嗨粉们也经常在周一发弹幕提醒带老鼠记得打手冲。于是,怕自己忘记这件事,改名ID——鸡儿钙化丶mata川!

会个锤子丶mata川

一日孙笑川在排位直播中,因为几连跪之后,心中满是怒火,无限声控队友、疯狂嘴臭,作为辅助的孙笑川,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会个锤子ADC!”,无能为力的他只能通过改名来发泄心中的不爽。商城-改名-4900点卷——会个锤子丶mata川!

永不直播丶mata川

孙笑川在抽象工作室凭借着王牌节目《灵堂K歌》获得了不少的人气,本来就极度膨胀的他愈发膨胀,直播时间越来越少,《灵堂K歌》也经常无故取消,并且一声通知都没有。于是乎只要孙笑川出现在镜头前,秋名山车队就开他的车:“永不守夜丶mata川”,“弱智傻狗孙笑川,亲妈死在山海关”,等等。然而孙笑川并不管,依然我行我素。前不久改名卡半价,从不舍得花钱买英雄皮肤,只能通过暗示嗨粉买的他,改了个名,给嗨粉们一个警告,同时暗示自己在抽象工作室地位,可以不直播混工资——永不直播丶mata川!

微博时期

2017年6月18日下午,抽象工作室创始人李赣(李老八)在直播时接到了某屑教组织的宣传电话,并且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在接听电话后将手机改成了免提模式,该电话内容随即向全直播室观众播放。虽然李赣事后疯狂认错试图补救但该直播间还是迅速被斗鱼平台查封。

2018年1月13日上午,孙笑川在直播时播放一首歌曲,歌词是粉丝精心编制的由某邪教组织宣传词改编的嵌字文。孙笑川一开始并未发现并称赞这首歌曲。粉丝对孙笑川的直播间进行举报,导致直播间被永久关闭,孙笑川被禁止在中国大陆的网络上直播。[2]

随着抽象工作室倒闭,直播间被封,狗粉丝们纷纷转移到了微博,从此“人人都说抽象话,再无人识李老八”。

 

 

 
正文完
 
随机文章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