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游戏人物资料

96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共计 6852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18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游戏人物资料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游戏人物资料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日语:アルトリア・ペンドラゴン;英语:Altria Pendragon)是TYPE-MOON旗下《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游戏《Fate/stay night》中的女主角、小说《Fate/Zero》中的主要人物之一,是第四、第五次圣杯战争时期的Saber。

Fate/stay night 发售15周年纪念企划宣传!
基本资料
本名 アルトリア・ペンドラゴン
(Altria Pendragon)
别号 Saber、Eater、蓝Saber/元祖Saber、亚瑟王/亚瑟、骑士王、贞德[1]、青王、吾王、呆毛王、棉被王、呆毛、上杉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前辈(信长称)、圣剑的骑士王、龙姑娘
发色 金发
瞳色 绿瞳
身高 154cm
体重 42kg
三围 B:73 W:53 H:76
种族 人类、龙
阵营属性 秩序·善·地(Saber、Archer)
秩序·善·天(Lancer)
声优 川澄绫子
萌点 骑士、女王、呆毛、盘发、齐刘海、中长发、铠甲、黑丝、马尾、西装(Zero)刀剑、凛娇、贫乳、吃货、反差萌、天然
印象色
特技 器械运动、秘密地精通各种赌博
所好之物 规矩精细的饮食,布娃娃(尤其是狮子的)
所恶之物 粗糙的饮食,过多装饰
天敌 吉尔伽美什、淘气的老人、卫宫切嗣
第一人称 私(Watashi)
第二人称 貴方/貴様/貴公(Anata/Kisama/Kikō)/oo
第三人称 奴/奴等(Yatsu/Yatsura)/oo
出身地区 古不列颠
活动范围 冬木市
亲属或相关人
御主卫宫士郎、卫宫切嗣、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远坂凛。宿敌:吉尔伽美什
Saber Alter。马甲:谜之女主角X,Saber Lily
邪神Saber
亚瑟·潘德拉贡。逆子:莫德雷德(Fate)。老师:淘气的老人。’
人物简介
并非英灵。 由于阿尔托莉雅是Fate系列的元祖Saber,而且最早动画化的两部Fate均为她担任Saber职阶,因此最为人熟知,所以通常单提“Saber”的时候就是指的她。
原型是公元五到六世纪不列颠的统治者亚瑟·潘德拉贡。在stay night的原型作品《Fate/Prototype》中直接以男性形象登场。到了stay night,由于要制作galgame,而且Saber的Master由女变为男,为了凸现主从关系便于补魔将其性转换。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游戏人物资料
人物经历
童年时光
阿尔托莉雅出生于5世纪的不列颠。此时,曾经强大的罗马帝国濒临灭亡的混沌战乱的时代。这个帝国曾经被认为是无坚不摧、固若金汤的,但是在那时它也只能等待着迟早被蛮族入侵瓜分的命运。准备与蛮族血拼到底的罗马帝国抛弃了属于自己的领土,不列颠尼亚,并且撤走在岛上的所有武装力量。一旦不列颠尼亚失去了帝国的保护,它就逃不过独立,瓦解,割据的循环,于是迅速分裂成了几个小国。这一期间,蛮族入侵和各部落之间的互相征伐开启了一个后人所熟知的漫长的“黑暗时代”。
武内崇绘制的御主阿尔托莉雅
大陆的帝国衰退,失去约束的异族(萨克逊人)为了生存开始入侵不列颠。
先王——乌瑟·潘德拉贡是被不列颠岛赋予神秘的最后一位王。在战乱的不列颠诸侯中,卑王伏提庚利用了异族,想要统一不列颠。
于十五年前,乌瑟王败北于卑王,因此也产生了寄希望于下一代王的想法,而不列颠岛的神秘日渐衰弱,无法断定下一代王还能否获得不列颠的加护。因此乌瑟与魔术师梅林产生了大胆的想法,不列颠加护的先王也仅仅是超出凡人,而新王将在一开始就是非人的层次。他们进行了概念授胎,不列颠王的血统、不列颠化身——赤龙的血统,以及用以融合两者的母胎——尊贵的女性的血统。没有任何罗曼史,就这样,阿尔——亚瑟王就诞生了。
然而,亚瑟,阿尔托莉雅是一个女性,难以作为王继任。而且与之前的预估不同,阿尔托莉雅的姐姐,摩根,则完全继承了先王的神秘,是稀世的魔女。
十年前,梅林放出预言。“乌瑟王的后继者已经被选上了。这个人物就是下一任的王。 赤龙的化身、新王出现时将会集结圆桌骑士们,而白龙将会败退。 王现在仍然健在,那个证明再不久就会出现吧。”
自此每个不列颠骑士都期待着新王,也都存在着自己就是被选中的新王的浮躁。而卑王则因为这个预言凶暴地寻找新王。
在阿尔托莉雅约5岁时,被领进了老骑士艾克托爵士之家。艾克托之子——凯也被父亲交代“你要作为一位兄长好好教训弟弟”,也大概了解了相关情形。自此,阿尔托莉雅就在养父家过着清贫的生活,作为见习骑士,被艾克托训练剑术和礼仪,同时与父兄一样参与务农。
一日之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接受王的教育,自由时间还要照顾马匹巡逻村庄,凯曾问过阿尔托莉雅可以睡多久,那家伙居然还笑着回答,“兄长您别担心。我从凌晨到日出前都在好好休息的。”根本不到3小时,而凯遇到梅林之后还得知了一件不想知道的事情,阿尔托莉雅那家伙在睡眠时间里也被梦魔魔术师灌输着王的教诲。
在预言发出的十年后,选定之日终于到来,那便是阿尔托莉雅注定要拔起选定之剑的日子,晨练时,艾克托无法掩饰自己眼角的依依不舍,而阿尔托莉雅也装作没有看见,将凯的一套骑士具交给阿尔托莉雅之后,艾克托就告知她,把东西交给凯之后,她今天的功课结束了。来到镇上时,镇民都沉浸在祭典气氛里,梅林昨日已经将选定之剑刺入了磐石,并宣布谁能拔出剑,就是不列颠的新王。
昨日与今日,无数的骑士在选定之剑前失败。凯在接过阿尔托莉雅带来的骑士具之后,惯例毒舌了几句,就远离她,去参加那注定没有意义的骑马战。“当然。你回老爸那边去吧。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又要被调侃了。你也想想老是帮你解围的我的辛劳吧。听好了。这是最初也是最后的机会,你乖乖地回家去。”
远处是祭典氛围,骑士们在进行骑马战,选定之剑前没有任何人。
「真是的。就是嘴巴坏这点美中不足。……谢谢你,凯哥」
「但是,对不起。我不知道艾克托口中所说的,理想的王是什么样子」
拔出选定之剑前的阿尔托莉雅。
剑意外地合手,身体内此前一直不曾涌动的东西注入剑中,身体变得轻盈,下一步只要拔出。
「在拿起那东西前,还是先仔细想想比较好
我不会害你的,所以别那么做。
一旦拿起那把剑,直到最后你都将不再是人类。不只是这样。一旦拿起它你会被所有的人类憎恨,迎接悲惨的死亡吧」
背后响起了梦中一直见到的魔术师的声音。
「——不
有许多人都在笑着。我认为,那一定不会错的」
……在那时,其实她还是害怕的。
并不是对自己的末路感到害怕。而是对这决定究竟是否正确而害怕。
从岩石中拔出剑之人———有比自己更适合成为约定之王的人,若是那个人的话不应该能建筑更和平的国家吗,这样的恐惧。
然而并没有那样的人。至少,再过十年也不会出现。在那期间必须要有某个人承担这个义务才行。
拔起剑成为别人。
至今为止害怕的一切都成为过去。
这是杀死自己的仪式。
若有着人心就无法以王守护众人。
所谓的王,就是为了守护人民,而杀害最多人民的存在。
幼小的她每晚都想着那件事,直到天亮前都不停颤抖。她没有一天不害怕的。然而那也将在今天结束。
无论接下来她将会被人疏远、被人畏惧、甚至是被背叛多少次,她的心都不会变。
为了人们而活、
为了和人们一同过活、
为了给人们留下未来。
那就是被托付国家这件事。显示王之证这件事。
——也是活在王的责任中的这件事。
她为了她最重要的事物,
而选择和她梦中见到,最重要的事物诀别。
 
「啊啊,你选了一条艰辛的道路呢。
不过奇迹是需要代价的。
亚瑟王啊。你将要以你最重要的事物去交换」
剑就像是本身就应该如此的被拔了出来,这片地区此时充满了阳光。
她成为了一个不是人的某种东西。
王的性别并不重要,没有人会去注意到王的外貌的奇怪之处只要王的作为的确是“王的作为”尽管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王是一名女性,但是这在她是一名贤君的前提下显得微不足道。这就开始了这位传奇之王的一生,她在她拔起“选定的黄金之剑”(Caliburn)那时起,停止了衰老的人生流程,永驻在15岁的关卡。给了士郎机会,如果不停止生长,请参见枪呆,想象场景
成王时期
阿尔托莉雅在接下来的十年中,成长为了一个就像她爸的封建领主,她也在这时候集聚了许多骑士,包括在后世传名的圆桌骑士团牛郎团。一帮王厨齐聚一堂她的成长止于拔剑的那一刹那,而这正是因为石中剑所蕴藏的魔力,所以有许多骑士都认为这是神谕而倍感恐惧。大多数却还是将他们王的不朽视作神圣的象征。
 
画师Shigure作品《セイバー》Pixiv ID:60969341
王的战斗姿态就仿佛她是战争之神所精心挥墨创作出来的艺术品。她无时不刻站在前线,与其他王不同,没有敌人敢于阻挡她前进的道路。当然,在那时要想打败一个身为龙种的人类是不可能的事。所以需要一个克隆人她在后十年在十二场战役中都取得大胜,作为不列颠王,她获得了前王所没有过的丰功伟绩。她从没有因为失败而狼狈撤退,也没有因为失败而受人凌辱。
她以王的方式哺育长大,以自己的方式完成王的义务。
私人事务
偶知道你们最喜欢看这一章
因为继承人问题随着王是女性这一真相而变得棘手起来,梅林便用魔法,在一个不知何时的夜晚将阿尔托莉雅临时变成了男性。据记载最早的变性手术
在这一期间,阿尔托莉雅姐姐,摩根勒菲,用魔术迷惑阿尔托莉雅,汲取了她的一些祖传染色体大家都明白的,并在自己的子宫内孕育,最后创造了一个人造人,同时也是阿尔托莉雅克隆体,取名为莫德雷德。
莫德雷德刚出生时脑中不带关于阿尔托莉雅的任何消息,因为人造人所特有的加速衰老摩根姐姐为了让她在十年内抢夺王位的计划,所以她也因为看上去长大了不少而且也因自己的努力与摩根的推荐而成为替补加拉哈德的圆桌骑士末席。她在隐藏自己身份的同时也崇拜她的王父亲,而她也对自己有正统继承权感到十分有信心。
终有一天,莫德雷德在旁无一人的情况下,在王位前脱下了头盔,声称自己的继承权,尽管被这一事实冲击了自己的眼睛,阿尔托莉雅完全否决了莫德雷德的请求,拒绝将她视作未来的继承人。不懂人心的最早体现
莫德雷德认为她没有被接受权当是因为她的父亲对于摩根的愤怒,因为这没法改变的事实,她无论再怎么努力,她只会游荡在圆桌的末席,被父上视作玷污王的存在。自此,亚瑟王便把莫德雷德对她的爱和热情转化成了对她同等程度的愤恨和嫉妒,而这都在摩根勒菲的计划之中。这就是计划通么
阿尔托莉雅在这件事后不久娶了格尼薇儿为妻,而这仅仅是出于王的义务罢了。
事实便是,在婚礼当天夜晚,格尼薇儿知晓了王的真相,她也是为数不多的知道王的性别的人之一。于是圆桌第一骑士同时也是阿尔托莉雅最亲近的好友,兰斯洛特,因为替王解忧除难的想法,而与格尼薇儿谈心,不曾料想也知道了王的真相,并且发现了格尼薇儿这些年来所背负的重担,自此他们陷入了爱河,格尼薇儿瞒着阿尔托莉雅称自己与兰斯洛特相处时得到了“彻底的解脱”。传奇落幕之源往往都是NTR
兰斯洛特,与王有同样的理想:打造出一个和平安定的不列颠,决定和格尼薇儿一起背负知道王真相的痛苦,但是采取不让国家陷入危机的做法。自始至终,至少目前来看,亚瑟王都没有体会到自己部下的异样。可以说是自己放弃了人类的感情而导致的
王国事宜
阿尔托莉雅要尽量表现的像一个国王之子,因为当时的王权时代容不下一个女性掌管广袤的疆土和众多的骑士。
尽管最初有些人对于阿尔托莉雅的柔美容颜发出了质疑,只有她的父亲、梅林、凯爵士、艾克托爵士,以及后来的格尼薇儿知晓王的真正身世。她到后来也很自然的把自己的感情牢牢地封锁起来,从而封锁了自己的身份,从此没有人再对她那娇小的容颜有什么异议。不列颠人民啊,你们的眼睛都是……
虽然据阿尔托莉雅在《fate hollow ataraxia》所述,用这副身躯和面貌站在前线的确缺乏一些震慑力,但是她还是被众骑士称为“阳光容颜的王”。某些枪剑党在笑。
在那个时代,人们活在饱受蛮族欺凌的世界,他们都急需一个强有力的王来统治他们,骑士们也只会听从于一个优秀的指挥官。
就是因为符合了上述几乎不可能同时达成的条件,没有人敢于反对她。
她在敌人和自己国家的百姓眼中被视作公平和无私的象征,尽管敌人与百姓都在战争中死去,王的选择一向被认为是正确无误的,没有人敢于在所有人都认为是正确的王面前发出自己的意见。
说的也是,她的军队很容易就重组齐了刚刚失去的骑兵部队,在击溃外来入侵蛮族势力时几乎毫发无伤,掠过战场时,专门为了防御亚瑟王的堡垒都被击垮崩毁。他们的敌人也的确随着她的加入而分崩离析,而许多人为了达成以上的效果付出了自己的性命,军队的供给势必要榨干当地的村落,在《Fate/stay night》有这么一段描述:在战争之前就压榨一座村庄以整顿军备,在领土被异族破坏前将其讨伐,守护了十座村庄。所以说没有骑士比她杀的人还要多,阿尔托莉雅的剑下也不见得只有敌人的冤魂。 她谨记着她当初的誓言,一个王是无法在充满人类的情感下治国的。
所以她坐在王位上时,从不流露出悲伤的情感,而且能几乎万能地事无巨细处理王国内的大小事宜。
处理事务毫不偏差,惩罚敌人毫无偏私。
也正是因为这些,在赢得多少次战役后,有条不紊地领导民众后,她的一个麾下骑士喃喃道:“亚瑟王不懂人心。”。罪犯崔斯坦已经在迦勒底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的确,这一种想法导致了越来越多的骑士不再相信亚瑟王能够领导他们,几个有声望的圆桌骑士离开了卡美洛。然而阿尔托莉雅平淡地接受了事实,她把这当做治理中必经的一环,由此更加疏远了骑士们跟她的距离。抛弃了作为人类的情感,她即使在被抛弃、被恐惧、被背叛的情况下也不会收手。
对于把这些事看成沧海一粟的人来说,没有对和错的存在。
于是,阿尔托莉雅的最终战就如此在其他人貌合神离的情况下展开,巴登战役,毫无疑问的成为了亚瑟王一生的史诗巅峰。
终于在第十年,蛮族被阿尔托莉雅的压倒性结果而震撼,赶来与她议和。整个不列颠岛回到了短暂的和平时期,国家仿佛正要如当初15岁时梦想的一般,走上了正轨。flag高高立起
崩溃灭亡
兰斯洛特和格尼薇儿的奸情最终还是曝光了,从卡美洛出走的一部分骑士把这个作为把柄,以此来与阿尔托莉雅分庭抗礼。同时受到阿尔托莉雅的默不作声的影响,铁之阿格规文和莫德雷德带领几个骑士前来捉奸,兰斯洛特和格尼薇儿在逃跑途中,误杀了阿格规文和高文二子。
阿尔托莉雅并没有把此事当作叛国事件,而是认为这件事全出于格尼薇儿想衷心地保护住自己性别的秘密而做出的努力,对此她表示理解。
但是她仍旧按照王的行为准则来做事,于是按律格尼薇儿被推上了火刑台。兰斯洛特此时根本不可能袖手旁观,出面干扰了处刑的进行,夺走了格尼薇儿,并且在两方交锋中杀死了前来践行的加荷里斯和加雷斯。身为他们的兄弟,高文恼羞成怒,发誓绝交。这便酿成了一场没有对错之分的悲剧。
Excalibur的剑鞘就是在阿尔托莉雅跨过英吉利海峡,去讨伐逃亡到自己领土的兰斯洛特时被偷的;当她听闻兰斯洛特只是归隐的消息后疲惫不堪地回到岛上时,她发现不列颠岛早已因为内乱而分崩离析。不过根据《阿瓦隆之庭》记载,阿尔托莉雅是在讨伐罗马时丢失了剑鞘,而梅林也在这时离开了她。
尽管她用尽了全数气力,牺牲了许多同僚高文死于与兰斯洛特决斗时的旧伤复发,凯虽然早已离开圆桌,但仍在一旁为王战斗到最后一刻,死都再没再见过王一面。,肃清了许多自己曾经的部下和百姓,使得叛军认为唾手可得的胜利成为了长达七天六夜的拉锯战。最后她用圣枪伦戈米尼亚德(Rongomyniad)贯穿了叛逆之骑士莫德雷德的胸膛,而莫德雷德也随之用王剑(Clarent)劈碎了阿尔托莉雅的头盖骨。强大的战斗续行能力,唯一一个不是模仿亚瑟王的技能。
她的奄奄一息的身躯被最后一位圆桌骑士贝迪威尔护送到精灵岛上。
阿尔托莉雅命令悲伤不已的贝迪威尔将Excalibur归还到精灵湖中;然而就在贝迪威尔离去的时候,她仍旧在想着自己的错误,后悔成为王的选择。而早在卡姆兰之丘,昏迷前咽下最后一口气,阿赖耶就世界的“意识”与她签订了英灵契约,答应他将赋予阿尔托莉雅寻找能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的机会(她一定会“在活着的时候得到并使用圣杯”,所以实际上第四次、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的她严格意义上是不完全的Servant、不完全的英灵,根本还没死,也无法灵体化、并且第五次圣杯中被召唤还保有第四次圣杯战争的记忆。她被“召唤”本质上是一种时间跳跃,并不经过英灵之座,在临时断气前的一瞬间被召唤到不同时代,完成圣杯战争之后又回到那一瞬间,只要不得到圣杯就会继续被召唤而不会死),同时也要求阿尔托莉雅得到圣杯实现自己愿望(因为自己没能守护不列颠,希望回到拔出石中剑那时重新选王,抹消成为王的自己的存在)后,死后成为英灵。
Fate线结尾的她接受了自己,因而违反了成为英灵的契约,最后回归阿瓦隆。
攻略路线
游戏中可攻略Saber的路线是Fate路线,该路线只有一个TRUE END“梦的延续”。在FATE的PS2版本中存在理论上FATE路线的完美结局 Last Episode,在三线全通后可在主界面观看, 士郎和Saber在理想乡再次相遇。
攻略Saber其实很简单,主要流程就是——喂食,喂食,喂食,喂食,带出去买狮子,喂食……以及补魔
 
 
 
 

 

正文完
 
随机文章
评论(没有评论)